女配娇软绝色修仙*他的巨大挺进她的柔软深处

  • 人气: 2028
  • 点评: 0
  • 网址: 暂无

网站介绍

 即便身处皇帝海山,也能看到那一抹破碎的轰鸣。


  可惜的是身在海下的成默没能目睹如此盛景,他的眼前是一条近两米长的蓝鳍金枪鱼,橄榄球似的鱼身横在不锈钢桌子上,被昏黄的灯光照耀得银光闪闪,有种丰盛的美感。


  成默低头俯瞰,它微张着鱼嘴,眼睛却炯炯有神,似乎是活物,实际上这条鱼在停止运动的那一刻就已经死去。他麻利的用“七罪宗”沿着鱼鳃的位置斜着切了进去,空气中响着“嗤啦、嗤啦”的细细声响,像是拉链在滑动。须臾之后,悬空在桌子外的头颅就被成默剥离了鱼身。他双手抱起三角形的鱼头,那黑宝石般的眼珠也滚动了一下,在一片深沉的黑暗中,他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。


  这个瞬间,叫成默觉得自己正身处某部日系惊悚片。


  成默转身把切下来的鱼头放在了铺着塑料布的床板上,回头看见坐在床板上的雅典娜正用热力烘干湿漉漉的衣服,氤氲的水气在蒸腾,如同笼罩在她曼妙身躯的白雾,即便她正身处一间布满机械部件的老旧房间,也给人一种难以言表的圣洁的神秘感,像是屹立于幽暗森林中的高洁精灵。


  “怎么了?”


  “没什么。”成默摇头,在雅典娜的注视中,他着手切掉了尾巴,“以前在书上看到说秋冬季节正是食用金枪鱼的最佳季节,尤其是野生的蓝鳍金枪鱼,更是绝顶的美食,不过我从来没有吃过......”


  “我刚才将潜艇托出了液体断崖,恰好看见了洄游的金枪鱼群,就顺手抓了一尾最大的回来。”


  “附近就是世界四大渔场之一的北海道渔场......”成默心不在焉的回应,他站在桌子前凝视着圆柱体般的银色鱼身,心想:“应该怎么找到三号舰队?即便我知道三号舰队距离不会特别远,可要在大海之上找到他们失之毫厘就会谬以千里......继续等待?守株待兔必须得浮到海面,自己被发现的几率也大大增加,并不是好办法.......”


  成默呆立在灯光下,思考到头疼欲裂也找不到答案,他的思维开始发散,金枪鱼身散发出来的海味和腥甜的血味直接刺激着鼻孔,他觉得并不难闻,反而有种莫名的爽感,这味道深入肺里,仿佛让人置身于大海之中。


  “不会剖鱼吗?”雅典娜问。


  成默回过神来,摇了摇头,“我只是想,用‘七罪宗’切鱼时,会不会影响到它的口感.....”


  “需要刀具?”雅典娜随手便召唤出她的柏修斯之剑,递给了成默。


  成默看了眼快要比鱼还要长的长刀,笑着说道:“夸张了,夸张了,杀鱼焉用神器?”他抬手利用“急冻射线”凝出了一把半米长的冰刀,轻松的从背脊处切入了鱼身。冰刀的锋刃划过鱼身像是滑过厚厚的油脂,没有受到一丝的阻碍,只是发出了细细的声响。


  雅典娜收起了“柏修斯之剑”,看着成默用冰刀解鱼,看上去这一切都很普通,但没有极高的熟练度,根本不可能用一个二D技能凝结出如此坚硬锐利的冰刀。雅典娜当然看得懂其中的难度,赞赏道:“你的‘热力学’类的技能掌握的挺好的。”


  “以前做酒保的时候,经常自己做冰块,为了让鸡尾酒的口感更好,让冰块达到老冰的程度,不得不下功夫钻研。”


  说到“鸡尾酒”,成默就想起了白秀秀那张宜喜宜嗔的面孔,手中的动作便慢了下来。担忧于事无补,成默抛开杂念,脑袋里全力思考着对策,同时快速的把金枪鱼圆滚滚的鱼身切成了四条,两条腹肉,两条背肉,被彻底解开的金枪鱼就像是一头没有四肢的牛犊。腹肉颜色是粉白色,而背肉则是是深红色,看上和牛肉像极了,尤其是腹肉,就和雪花牛肉一模一样,一看就肥厚多脂,是绝顶的食材。


  鱼全部解开后,空气中反而没了一丝鱼腥味,充盈着淡淡的清香。


  啧啧称奇之际成默在手中凝出了一个冰盘,放在一块鱼背肉上,随后逆着纹理从金枪鱼腹肉上切了好几大块上好的鱼腹肉,放在冰盘上。接着又从鱼背肉上切了几块,在冰盘上堆好,才走向了雅典娜。


  “和牛肉不同的部位有不同名称一样,金枪鱼这种顶级食材,不同的部位名称也不相同。腹部脂肪最多的肉叫‘大肥’,一般分布在金枪鱼的前腹部和中腹部。大肥又分为两种:蛇腹和霜降.......”成默指了指几块有着白色脂肪纹理的鱼肉说,“这就是‘霜降’,属于金枪鱼最肥美的部位。”


  雅典娜却没有将晶莹剔透的宛若水晶盘的冰盘接过来,“我知道这是最好吃的部位。至于它叫什么无关紧要。”她顿了一下说,“我是抓过来给你吃的。”


  “给我吃的?”举着盘子的成默有些意外。


  “我以前遇到什么难题,就想要去大海里游泳,在海里我能感受到一种陆地上没有的寂静和安全,像是进入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。其实大海和陆地就是两个世界,不仅有着迥然不同的生态,有着色彩更为丰富的万事万物,同时它与陆地上的空气、声音、温度、风雨和阳光全部是隔绝的。我在海下能听到很多平时根本听不到的声音,能感觉到水流包围着自己,以及水温的变化。这些感官体验不仅直接还很敏锐,对我而言就像是在梦中畅游一样。我享受那种感觉,尤其是在你看到海豚驱赶着风暴一样的鱼群,像是飞机一样在海底掠过的魔鬼鱼,成群结队的发光水母如同灯笼般在深蓝中漂浮,你看见海底火山在水下喷发,你遇见长满海藻的沉船,听着鲸歌在风浪间遨游......大脑也会变得清晰和敏捷。”雅典娜顿了一下说,“我看你最近神经有点紧绷,也不知道怎么帮助你,就给你抓了条鱼,我以前在海里饿了就喜欢找各种各样的东西吃,像是鮟鱇鱼的肝脏,比鹅肝还甜美。还有一种半透明的镜鱼,肉质也很鲜甜,鹅颈藤壶不用说啦,是很棒的甜点......蓝鳍金枪鱼也很好,现吃是最美味的.....”


  “谢谢。刚好这些天也吃腻了罐头和面包了。”成默抬手,冰刀就变成了冰筷,他夹了块纹理漂亮的金枪鱼腹肉放进嘴里,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。不得不说新鲜的蓝旗金枪鱼肉是顶级的食材,入口即化,脂肪细腻的鲜甜感在舌尖爆炸,像是冰淇淋。他也是第一次吃如此新鲜的蓝鳍金枪鱼,有点被惊艳到了,连连点头,“确实不错,确实不错。”


  雅典娜唇角勾了一下,像是在微笑。


  成默夹了一块送到了雅典娜的嘴边,她很乖的张开了绛唇,一口就将鱼肉吸溜了进去。


  “这么大只的蓝鳍金枪鱼我也很少看到,口感丰富,也很有层次,就是吃多了会腻。”


  成默叹息了一声说道:“所以少了点山葵和酱油。”说着他又夹了一块递给雅典娜。


  雅典娜却摇头拒绝,“可能是我以前吃这种东西吃得太多了,如今又已经喜欢上了重口味的熟食,所以现在没有那么喜欢刺身了。”


  成默笑了一下,自己将鱼肉吃掉,“你都是在海里现抓现吃?”


  雅典娜点头,“海鲜当然要新鲜的才好吃。”


  “在海德拉屋顶修那么大一个水族馆不会就是为了吃口新鲜的吧?”


  “也是为了随时可以下海游泳。”


  成默倒抽了一口凉气,“那可真是史上最昂贵的冰箱和泳池了......”


  雅典娜不置可否。


  “难道那头海王龙也是你的食物?”


  “不。”雅典娜摇头,“它是宠物。”


  成默想起那头海王龙因为没有吃掉他所遭遇的凄惨下场,缄默了几秒,耸了耸肩膀,又夹了块金枪鱼背被称之为“中肥”的鱼肉品尝了一下,相比肥美的鱼腹,颜色更红,脂肪更少,因此中肥没有那么腻,甘甜柔美中带着一丝丝微酸,口感也别有一番风味。


  雅典娜像是没有注意成默的表情,淡淡的说道:“我把海德拉从伊甸园带回海德拉大厦的时候,它只比一条海豚大一点,后来越长越大,即便是再大的池子也容纳不下它了,它生活在哪里很痛苦,可悲哀的是如今的海洋环境也容纳不下它,把它放归大海,它同样生存不了.....”


  “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。”成默转移话题说,“你最长在海里游了多久?”


  “半个多月吧。不过也不是一直在海里,经常也会在鲸鱼的背上睡一会,遇到了游船和岛屿偶尔也会上去,拿点水和点心。”


  “啊?”成默没有想到雅典娜还会做这样的像是灵异故事般的情节,他已经能够想象到船员或者游客们看到她的震撼表情了,“那一定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。”


  “应该没有人看见过我,也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。”雅典娜说,“反正我就是想游到哪里就游到哪里,没有什么目标。海洋和陆地对我来说区别不大,在海里反而会是一种很轻松的生活方式。”


  成默想起雅典娜从拿破仑的戴高乐号上逃走,就是乘坐的鲸鱼,情不自禁的微笑了一下,忽然间潜艇微微晃动了起来,如同遭遇了巨大的风浪,整个休息舱都在颤动,灯光在摇晃,就连搁在塑料膜上的鱼头也在震颤中移动。
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
  雅典娜从床上站了起来,抓着吊着床板的铁质拉索说道:“也许是海底火山爆发,也许是有巨大的爆炸。”


相关推荐